HOME > 研究成果 > 时评
时评 COMMENTARY
法国“大辩论”治标不治本
宋卿 2019-04-17

   当地时间15日傍晚,巴黎圣母院遭遇祝融之灾。火势导致尖塔及其周围部分严重损毁。当晚,法国总统马克龙与文化部长、巴黎检察总长、警察局长等一众高官赶赴现场视察灾情,并推迟原定于当晚发表的“全法大辩论”总结讲话。在此之前,法国总理菲利普已于8日在巴黎对全国大辩论进 行了总结。他承诺政府将顺应民众诉求,加快减税步伐。

   13日,法国各地连续第22周掀起“黄马甲”示威运动。根据法国内政部数据,当天全法抗议者达3.1万人,其中巴黎5000人,比上周记录的全法2.23万人、巴黎3500人有所回升。

   据《巴黎人报》报道,这是法国通过《反暴力示威法》之后的首场“黄马甲”活动。“黄马甲”方面宣称,13日全法有80504名抗议者参加示威。抗议者希望借此向当局施压,敦促法国总统马克龙尽快宣布全法大辩论之后的措施。

代议制民主失灵是混乱根源

   自2018年11月份以来,法国爆发了大规模的“黄马甲”运动,并迅速呈现长期化、暴力化趋势,民众诉求也从最初的反对政府加征燃油税,拓展至抗议政府改革对民生造成的损害,甚至一度要求马克龙下台。

   为化解民众的愤怒情绪,缓解“黄马甲”运动对社会与政治稳定的冲击,马克龙于1月中旬起开展为期两个月的全法大辩论,着重讨论包括税务和公共开支、国家机制和国营企业、生态转型、民主和公民资格在内的四大项共35类议题。目前,全法大辩论第一阶段告一段落。

   马克龙在《告国民书》中称,此次大辩论“不是大选也不是公投”,而是“试图将怒火转化为解决方案”的一次行动。他提到,“你们的提议将帮助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架构、重塑政府和议会的行动,以及重新定位法国在欧洲、在国际上的角色”。

   可以看出,马克龙希望通过把“黄马甲”和政府的矛盾转化成全民和社会的忧虑,在回应“黄马甲”诉求的同时,听到更多非“黄马甲”声音,进而对民众循循善诱深化改革,同时对自己实行意义重大的自救。马克龙期待大辩论可以挽回自己的民意支持率,从而为欧洲议会选举做好铺垫。

   从更深层次看,大辩论旨在回应法国民众对于代议制民主和中央集权的不满。一方面,法国目前面临代议制民主失灵的窘境。代议制本应代表民众,但前总统奥朗德取消双重职位制的决定,导致议员无法同时兼任地方市长,难以体察民情。这形成了精英和民众之间的断层,民众诉求缺少了沟通和宣泄的渠道。

   另一方面,民众呼吁“去中央化”进程。近年来,虽然法国政府提出“去中央化”,但在操作层面,中央集权的程度不降反增。同时,鉴于精英和民众之间的断层呈现逐渐拉大甚至不可调和的趋势,大辩论可以起到桥梁和润滑剂的作用。

   作为一个走中间道路的政治家,马克龙政权追求的是政绩合法性而非意识形态合法性。这就要求其在第一任期内尽快兑现竞选承诺,形成早期收获。因此,马克龙欲打造出一个“全领域、加速度”的改革局面。但这种操之过急的做法,往往会在短期内减少百姓的获得感,而习惯于养尊处优的法国民众不具备着眼长远、顾全大局的能力和胸襟,相反,民众利用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”的策略,不断试探和挑战政府底线。

   马克龙的底线思维:民主不等于民粹

   随着“黄马甲”运动进入到新阶段,马克龙也改变了一意孤行的改革节奏,其应对措施也进入到新阶段,即“走出爱丽舍宫、靠近人民大众”,看似被动妥协,其实是以退为进的一步好棋。两个月内,马克龙深入法国外省选区仔细聆听,充分互动,共参与了56个小时的辩论活动,赢得民众的信任和敬意。其支持率在3个月内上升了8个百分点,达到31%,相当于“黄马甲”爆发前的水平。

   不过,大辩论虽然允许全民建议,但诸如“取消参议院、推翻总统”等被指与法国现有选举机制相违背的内容并不在辩论范畴,这让一些民众认为自己是“被政府牵着鼻子走”。一些反对党也借机攻击马克龙,社会党秘书长奥利维尔·弗雷指出:“这次辩论的结论必须是法国民众自己选择的,而不是总统提前设定好的。”

   马克龙在大辩论中所体现的“有所为,有所不为”彰显了其底线思维,即民主不等于民粹。这种底线思维不仅针对愿意参与大辩论的法国民众,对于暴力抗议的群体,马克龙也展现出掌控力。

   第18轮“黄马甲”暴力升级局面,为马克龙的强力回击提供了合法性和依据。他表示“和顽固的过激极端分子不存在任何对话可能”,下令在极端暴力行为频现的主要街区全面禁止游行活动,炒了应对不力的巴黎警察总局长……马克龙深知“黄马甲”中有许多人是打着“少工同酬”算盘的懒汉,其回击旨在阻止该群体对法国政府的底线试探,以及根治该群体没有“断奶”的心理。

   虽然马克龙让尽可能多的法国国民参与到大辩论中,但鉴于众口难调,最后的效果可能不那么显著。可以说,大辩论本身治标不治本、换汤不换药。


文献来源:文汇报,4月17日